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我喜欢在福州的大街小巷间穿行,也喜欢在福州的山清水秀中沉迷,希望能与大家一起分享

 
 
 

日志

 
 

[原创]三百三十三石的前世今生  

2010-09-21 21:23:27|  分类: 园林建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福州动物园搬迁后,动物园旧址变身为具有古典建筑风格园林的“西湖大梦山景区”,因为儿子每周末都要在位于大梦山入口处的湖头街“乔治玛丽外语培训学校”上课,等待期间我就在大梦山各景点处漫步徘徊。

大梦山景区包括《西湖旧八景》之一的“荷亭晚唱”、“大梦松声”与《新西湖八景》之一的“西湖书院”。旧动物园的猴山、狮虎山、鸳鸯池、天鹅湖、河马馆、猩猩馆、孔雀园等便分散在这些精致典雅的古典建筑中,有的依然保留原貌,有的已面目全非。

猴山作为旧动物园的标志性建筑还保留有原有的模样,只是外围的笼舍已被拆除,一条养龙池如玉带般环绕着猴山,平章溪的水缓缓注入池中,再汩汩地流向睡莲静卧的墨池。

  [原创]三百三十三石的前世今生 - 穆睦 - 水西林的博客
 
  我流连在养龙池畔,抬头仰望尖耸入云的峰顶,金秋的阳光投射在嶙峋的山石上,苍白得有些慵懒,光晕象情人的手指温柔地抚摩着粗砺的石面,泛着白得刺目的青光。
     
     [原创]三百三十三石的前世今生 - 穆睦 - 水西林的博客
              “猴山”的“山”字?
 
  [原创]三百三十三石的前世今生 - 穆睦 - 水西林的博客 [原创]三百三十三石的前世今生 - 穆睦 - 水西林的博客 
       [原创]三百三十三石的前世今生 - 穆睦 - 水西林的博客 
  [原创]三百三十三石的前世今生 - 穆睦 - 水西林的博客 

              “猴山”依旧,猴儿无踪

突然,一块平整的山石上镌刻的淡淡字迹引起了我的注意,“浦城王廷份”!这明显是一个人的籍贯与姓名,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又为什么留名在山石上?我绕着猴山转了一圈,瞪圆了双睛仔细辨认,居然又发现“侯官张明三”、“长乐冯瑔”等字样,还有一些字迹被多年浸漫的雨水冲刷得若有若无,无法认清,这些字迹影映在我的脑海里,久久无法抹去。

     [原创]三百三十三石的前世今生 - 穆睦 - 水西林的博客  [原创]三百三十三石的前世今生 - 穆睦 - 水西林的博客

         浦城王廷份          侯官张明三

这些会不会是王廷俊《樵隐笔记》中所记载的“或失、或移置于西湖公园中”的“三百三十三石”吗?

原来,今天的学院前巷有一所延安中学,在清代称为“福建提督学院署”,院址甚大,是清代管理全省的教育行政机构。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朱筠任福建学政。朱筠(1729-1781),字竹君,一字美叔,号笥河,大兴人。9岁至京师,与弟朱珪同读书通经,文采斐然。乾隆十九年(1754年)考中进士,授编修,官至安徽学政,因事由翰林院侍读学士降为编修。朱珪(1731-1807),字石君,号南崖,朱筠弟,乾隆十二年(1747年)考中进士,授庶吉士,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接其兄任福建学政。兄弟二人连任福建学政,传为福建教育史上的一段佳话。闽剧传统剧目中的《朱奎斩侄》一出戏说的就是朱珪。

乾隆四十四年是恩科乡试年,朱筠令参加岁考(学政每年对本省所属的府、州、县学在学生员,即秀才举行岁考,检查其学习及品行)和科试(乡试前,学政对本省生员进行的选拔考试)的全省各地名列前茅的三百三十三名生员“各献一石,秀、瘦、皱、透,众美毕具”,有的在石上题长句,有的题书法,有的填数字,但都要“镌其姓名于上”,“石头皆有名,如起凤、腾蛟、盘龙、飞豹之类,各以似名之”,共“得士三百三十三人。侯官郭永候等皆其所取士也”,每人将石“输入学署,聚成小山,共得三百三十三石,亦奇观也”,朱筠在“聚成小山”的石头上建亭,名“三百三十有三士亭”。翌年,朱筠生病后,其弟朱珪代兄题柱联曰“偶为选地看山计,若慰联床听雨情”。

嘉庆十八年(1813年),汪润之任福建学政,修葺此亭,命姜钰、王应绥各绘一图,其一藏于学院署内,一图留于身边。道光年间,钱云岩任福建提学使,见该亭各石倾倒剥蚀,亭额亦失所在,乃重加修建,罢其额为“补石亭”。 

清末到民国时期,园林被毁,亭虽依旧,但三百三十三石有的被当局移至光禄坊盐运使署内的玉尺山,有的被移至西湖公园的开化寺,有的被达官贵人取去,不复旧观,园、亭、石、池最终都被夷为平地,不复存在。据纂修于民国七年(1918年)的《永泰县志·杂录》记载:“民国光复,署废亭毁,石为盐运刘某所有。如横镌‘黄海云意’等字,旁署‘张锡鹏’之类,不一而是。吾永只余一石,镌‘永福薛凤翔’字。近此石又为好事者移置西湖矣”。按此推算,民国七年前就有三百三十三石流入西湖公园了。

  [原创]三百三十三石的前世今生 - 穆睦 - 水西林的博客 
  [原创]三百三十三石的前世今生 - 穆睦 - 水西林的博客 
          [原创]三百三十三石的前世今生 - 穆睦 - 水西林的博客

             “猴山”上残缺不全的题刻

如果这些堆砌在西湖猴山上的山石就属于当年诸生所献的三百三十三石,那算一算该有二百三十多年的历史了。摩挲着这些饱经风雨沧桑的石头,想像着当年八闽才子云集的盛况,我静静地从石畔走过,将镜头对准那些不会说话的石头,记录下属于它们的前世今生。 

附:王廷俊《樵隐笔记》:“朱笥河筠视学吾闽时,得士三百三十三人。侯官郭永候等皆其所取士也。每士各献一石,秀瘦皱透,众美毕具。又各镌名石上。输入学署,聚成小山。共得三百三十三石,亦奇观也。笥河为之创亭,题曰三百三十有三士亭。又题柱云:“偶为选地看山计,若慰联床听雨晴⑽。”笥河之后,石君继之,兄弟先后视学一邦,足称盛事。后汪雨园润之修葺此亭,命姜珏、王应绥各绘一图,一藏使署,一随行箧,未几,王图散佚,徐松龛继畲官延平道,从市上购得是图,以赠吴晴舫钟骏,携之归,而姜图仅存。道光癸卯,李铁梅嘉端视学兹土,其门下士出图以献。盖为汤雨生贻汾所作,云得自陈硕士用光者。图中位置与姜迥别,而笔墨精雅则突过之。雨生未历斯亭,下笔时岂屑规摹,以姜王为粉本耶?亭与翰墨流传,实艺林中韵事也。今按:亭在友清轩后,嘉庆九年邵自昌有记,并附笥河原记,石刻之。道光己卯,韩鼎晋典学时,黄杏帘孝廉善绘,尝图以献,诸生三十二人各为题诗,刊成集,名曰《三百三十三亭图诗钞》。鼎晋序之,近此亭曾加修葺,而三百三十三石或失、或移置于西湖公园中,不复旧观。惜哉!”

  评论这张
 
阅读(681)|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