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我喜欢在福州的大街小巷间穿行,也喜欢在福州的山清水秀中沉迷,希望能与大家一起分享

 
 
 

日志

 
 

明万历《福州府志》:(四)兵戎志  

2011-08-09 16:45:45|  分类: 风景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卷之十九

兵戎志一
  海滨蕞尔,自无诸、繇以来,无代不寻兵革。至囗囗间,而岛寇频仍,惴惴然积薪厝火矣。三卫材官,饮飞林立,日糜千钟。卒有缓急,乃复借御侮于竟外。谁司韬钤,而媮窳至此。幸而海波不扬,然濡不戒,袽也晚矣。志兵戎。

卫 署兵营、教场附
  总兵府,在将军山之西。正统间为军器局。寻废。景泰后为清军御史台。至嘉靖四十三年,都督戚继光始建牙于此。今为总兵府。
  总兵标下坐营司,在总兵府之东。
  游击府,在南营。国初为巡海都司公署。弘正间废。嘉靖末以其署为游击府,后罢游击,因改为军门坐营司。万历二十五年,加坐营为游击,仍居之。
  福建都指挥使司,在越王山东麓布政司之东。洪武八年建,元总管府故址也。洪武初改为卫,寻更为使司,驸马王恭更辟而新之。其后屡有修建。至成化十九年,官署吏舍始备。
  经历司,在堂之东。
  断事司,在司之西。
  司狱司,在断事司之西。
  福州左卫指挥使司,在府治东南。洪武八年创,为右卫,二十一年改为左卫。经历司在堂东,镇抚厅在大门外之左。千户所六左所、右所、中所、前所、后所、中左所、各有百户所。
  列堂两廊。
  兵马司六。今并废。
  福州右卫指挥使司,在左卫之西。洪武二十一年建。制同左卫,惟千户所在大门内,左、右镇抚厅在卫南百步许。
  兵马司六,一在钟山寺前。余并废。
  福州中卫指挥使司,在左卫之东。洪武八年建。千户所五,余悉与左卫同。
  兵马司五。今并废。
  镇东卫,在福清县方民里。洪武二十年建。制与左卫同,外增守御千户所二。
  兵马司六。今并废。
  梅花守御千户所,在长乐县治东二十四都。洪武二十年建,初为巡检司,江夏侯周德兴奏移巡司于蕉山,而建所于此。
  镇抚司,在所西南半里。
  万安守御千户所,在福清县平南里。洪武二十年建。所厅之左为吏目厅,右为镇抚厅。有十百户所,列仪门左右。
  三卫教场,在南门外九仙山之南,周可四里。将领以时简阅军士,都御史间临之,巡按御史岁一阅视而赏罚其能否,府及三县备赏功费。
  西教场,在西门外之西。万历三十一年,天津召兵防倭,巡抚许孚远添设。
  镇东卫教场,在卫东门外。方广二百步,中有演武亭。
  梅花所教场,在城南门外。周围一里,中有演武亭。
  万安千户所教场,在城西门外三里,方广二百步。
  白厂兵营,在水部门外河口。万历三十一年,天津召兵防倭,督抚都御史许孚远添设。
  镇东卫兵营,在卫城东。万历间新建。
  论曰:文武并用,国家长治之术也。我太祖高皇帝平定区宇,于藩省之兵,设都司、卫、所以御之,如身使臂,臂使指,制良善矣。然敉宁日久,将窳兵偷,司韬钤者,希祭征虏之雅歌,而嗤程不识之击刁斗治军簿。嗟乎!此以将予敌者也。闽自戚元戎继光荡平海上,始设总兵。四十年来,其能按将军故垒,讨军实而修之者,则胡守仁、朱文达,其堇堇耳!盖《兔罝》之诗曰:“赳赳武夫,公侯干城。”夫干城而在中林,此周士之所以多御侮也。奈何今之管枢者,谈笑而轻介胄,率以黔之技,目为周之罝乎?兵法云:“有必胜之将,无必胜之民。”欲择将者审哉!

卷之二十

兵戎志二

武 备
  东 汉
  建安八年,三国吴始立南郡都尉府于建安。今在开元寺之东,旧传乃吴都尉营。
  晋
  置典船校尉,又有温麻船屯舟兵。制度皆不可考。
  唐
  开元十九年,置泉山府兵,有左衙营、右衙营,兵千五百人,领于刺史。其后置经略宁、海二军,其使亦刺史兼之。黄巢之乱,州人陈岩鸠丁壮保乡里,朝廷因授以节钺,岩置九龙军。
  五 代
  伪闽窃据,置龙虎、天霸等六军及拱宸、控鹤、宸卫三都以自卫。迄于五季,又有全胜、百胜、横冲、海路、捉生、护闽诸营。全胜今罗山寺角,百胜今衣锦坊,横冲今光禄坊,海路今河东罾浦坊,捉生今仁庆坊,护闽今出道山坊。
  宋
  初置兵有三。曰厢兵者,戍州城之兵也,有崇节营、水军营、囗城营,凡三千人。曰禁兵,自外遣之兵也,或京师,或他路,更番至,隶州者,谓之屯驻军;隶都监者,谓之驻泊军。屯驻建州营,今朱紫坊;驻泊苏杭营,今旧闽都坊;屯驻坊东营,今嘉崇坊,号南营。曰乡兵者,籍乡民为之也。诸县置巡检寨十,都巡检寨一,籍民为逻警弓手。防海则籍舟刃渔船,教习水战。宋兵制屡更,名号猥多,皆无益于戎务,详载之国史云。
  元
  初以兵千人增戍福州,继以江淮万户府来镇,后又置亳州翼万户府,又设福新万户翼,岁遣万户一人。又有巡军弓手,并隶四巡检司。
  国 朝
  洪武初,郡兵有三:曰卫兵,曰弓兵,曰机兵。嘉靖末,因倭变,增其二:曰土兵,曰客兵。卫兵者,卫所世籍之兵也。国初或简户丁,或调他省,或配有罪,籍之为兵,设指挥千户、百户等官统之。环十邑之地,置卫四,所二十有六。在城卫三:曰左卫,曰右卫,曰中卫;在外之卫一,曰镇东卫在福清县东海滨。左右卫辖所各六:曰左所,曰右所,曰中所,曰前所,曰后所,曰中左所。中卫辖所五,裁其中、左所。镇东卫辖所如左右卫,又外辖所曰万安所,在福清东南海滨。曰梅花所。在长乐东北海滨。又定海所,在连江县,隶福宁卫。卫兵有三:曰征操军,曰屯旗军,曰屯种军。征操军者,入则守城,谓之见操军,以时训练;出则守寨,谓之出海军,按季践更。均月给米八十,如银则月给四钱。惟外卫所军,有出外海及守烟墩者,每月给一石,如银则月给五钱。更有选练备战,余丁亦月给米八斗,其军户有幼弱及老疾者,则优恤之,或月给七斗、六斗、三斗,各有等差,如给银则视其斗数以定多寡。屯旗军者,用国初奉红牌及样田事例之屯军也;屯种军者,即见在顶种之屯军也。此二项军,第岁视受田之数,输粮于官,并不霑官饩。自正统间邓茂七之乱,郡方戒严,调屯军以为防守,始有给八斗者,今已报罢。
  福州左卫,原设旗军六千七百二十名。今实在食粮旗军二千五百五十三名。
  屯种不支粮军六十六名。
  种屯军一千六百九十七名。
  福州右卫,原设旗军七千四百九十一名。今实在食粮旗二千三百五十六名。
  屯种不支粮军七十四名。
  种屯军一千六百九十八名。
  福州中卫,原设旗军五千七百一十八名。今实在食粮旗军一千五百五名。
  屯种不支粮军一百三十九名。
  种屯军一千五百九十三名。
  镇东卫,原设旗军八千六百八十七名。今实在城操军九百五十名,出海军四百六十名,操兵军三十七名。
  屯种不支粮军三百二十一名。
  屯旗军一千四百三十二名。
  万安所,原设旗军一千四百九十九名。今实在城操军五百六十八名,出海军四百四十名。
  梅花所,原设旗军一千四百五十八名。今实在城操军三百零一名,出海军四百二十九名。
  按:国初设三卫旗军,总计一万九千零,迄今二百五十年来,除消耗故绝外,通共六千余,是存者仅三分之一也。然递年事故并沙汰老弱,不即顶补,即告补矣,自卫所而上,查勘准收,非费及十金,必不得之数也。贫无立锥,安所办此,不过待哺待毙已耳。万历四十年,抚院丁公灼其弊,而都阃赵公庭奉德意力襄之,随验随收,不终朝而毕。以后定为二季收补,于是百年之夙蠹一清,,而三军之温,如挟纩矣。自古有治人,无治法,观于此益信。
  弓兵者,每县括民丁役之,统于巡检。郡要害地置巡检司十有三,弓兵凡七百七十名,往役者复其家。闽安镇巡检司弓兵六十名,五虎门巡检司弓兵六十名,竹崎所巡检司弓兵三十名,五县寨巡检司弓兵三十名,杉洋巡检司弓兵三十名,漈门巡检司弓兵三十名,北茭巡检司弓兵百有二十名,蕉山巡检司弓兵七十名,小趾巡检司弓兵七十名,松下巡检司弓兵七十名,泽朗巡检司弓兵四十名,牛头巡检司弓兵百名,壁头巡检司弓兵六十名。弘治初,始变其法,以田赋定差役,每名银七两二钱,民间私雇实倍之。嘉靖四十二年,倭入寇,军门议以各司弓兵多逃,始司减其兵数,兵减其雇直。司留兵十名有奇,兵给银五两有奇,而征其羸充军饷。弓兵之名徒存,巡检虽设,无所用矣。
  机兵者,国初简民间武勇,籍于官,时练而用之,复其家二人。弘治初,又令选民壮,以州县大小定多寡,以四季定操演,以军法禁私役,各县旧额凡一千八百有奇,其后时有增损。自正德以来,法废,乃取之田赋役者,官岁给雇直七两二钱,凡守关隘追盗贼,巡捕官督之。嘉靖四十年,倭入寇,抚院以兵食不足,始于其中选为标兵,隶麾下,又奏增机兵之直,而减其数,收羸以足饷。机兵概增直至一两。惟机兵则给,余者仍给七钱五分,抽二钱五分,并所减各县机兵之直,俱征充饷。万历五年,巡抚庞尚鹏始减增直,输赋者便之。今机兵实数:闽二百八十二名,除选标兵并抽充饷,见存一百三十七名。侯官一百九十五名,又怀安一百六十七名,共三百六十二名,见存一百四名,又并怀安一百三名,共二百六名。古田三百三十名,见存二百名。闽清一百名,见存七十七名。罗源一百三十名,见存一百名。长乐二百五十名,见存一百六十七名。连江二百四十名,见存一百四十七名。永福八十一名,见存六十五名。福清三百名,见存二百名。凡见存一千二百九十九名。
  土兵者,土著之兵也。招募各郡之氓充补之。聚处教场,统以将领,名曰土营。其营有三,人数约一千三百有奇。

卷之二十一

兵戎志三

海 防水寨、游兵、把截寨、捍寨、烟墩、沿海巡司 
  水 寨 自洪武初命江夏侯周德兴经略海徼备倭,卫所巡检司,筑城数十,防其内侵。又于外洋设立水寨,初惟烽火门、南日山、浯屿,至景泰间,增置小埕、铜山,共五寨。成化末,当事者以孤岛无援,奏移内港。内港山澚崎岖,贼舟窄小,易趋浅水,而兵船阔大,难于迎敌,遂致失利。嘉靖四十二年,巡抚谭纶始请复旧制五寨,以扼外洋。其原属福州者烽火门与小埕,后烽火改属福宁,惟小埕专属焉。南日旧隶福清,今属兴化,浯屿属泉州,铜山属漳州。隆庆初,始添设海坛、浯铜二游兵。万历初,寻增南澚、嵛山、湄洲三游。海坛游则属福州嵛山属福宁州,湄洲属兴化,浯铜属泉州,南澚属漳州。寨游各有把总一人统其众。寨总由武进士或世勋高等题请升授,以都指挥体统行事,谓之钦衣游总,由抚院差委;或以指挥及听用把总督领,谓之名色。各为分汛地,严会哨,贼寡则各自为战,贼众则合力以攻。时值春秋二汛倭夷日本国开船,必由萨摩洲或五岛至大小琉球,视北风多则犯广州,东风多则犯福建,东北风多则犯浙江。其来多在清明之候,以其多东北风,过五月则风自南来矣。重阳亦时有东北风,过十月风自西北来矣。故春汛起三月十五日,至六月十五日止;秋汛起九月十五日,至十一月十五日止,必驾楼船以备海外。宪司巡海道与郡海防馆,视防守之疏密,而差次殿最焉。
  小埕水寨 在连江县定海所前。旧制:每岁遣备倭武官福州右卫一十一员,分驾官快哨船,右卫旗军一千三百八十九名、镇东卫梅花千户所、万安千户所官一十七员,旗军二千五百四十二名;福宁卫定海所,官四员,旗军四百名。今定额船四十六只,官兵一千六十四名内兵戌消长不一,每月约支银一千二十七两四钱八分五厘。北与烽火门会哨,南与南日会哨。西洋、下目、下竿塘、白犬,皆其汛地,省会之门户也。
  海坛游 在福清海坛山,山故唐牧马地,宋初置牧监,寻罢,听渔民就耕,增兵守之。洪武初,守备李彝要金于坛,众弗与,彝奏徙其民于内地,遂为盗种之区。隆庆初年,始建游兵于此。额船三十只,官兵六百六十九名。内兵戌消长不一,每月约支银六百五十六两四钱。泊海坛汛地,与南日兵船协。
  按:寨与游之初设,寨必用世胄及勋升者,欲尊其体统,令有以御舟师,慑众志也。至游第用材官及良家子,所以便吾鞭弭,可使飞伏应援耳。故寨为正兵,游为奇兵,寨可以分强言,游难以汛地执也。近概题请钦衣,其说一游一寨,相间以居,俾分强不淆,而汛地各守,此徒足涂观听耳。夫指臂不联,则秦越异视,辅车既隔,将唇齿莫依,幸无事也,若势成犄角,倘变起仓卒,而观望参商,庸足赖乎?殆与先臣请设立之意异矣。
  把截寨 凡十有一:
  长乐四广石、黄崎、仙崎、东山。
  连江一光临里。
  福清六松关、永平、白鹤、峰头、大坵、牛头。
  垾 寨 凡十:
  闽县一古岭。
  长乐一大社。
  连江一北茭。
  福清七松下、平北里、平南里、沙坞、连盘、长沙、峰头。
  烟 墩 凡六十有七:
  闽县十一凤峬、长崎、琅崎、海屿、象洋、拱屿、东崎、猴屿、旺崎、盐仓、鼓山
  长乐二十有二醅酢、广石、魁洞、棋山、斗湖、琅头山、旒山、大屿、甲峰、塔山、蕉山、牛山、湖头、圣浪山、山亭山、流水、壶井、小社、江田、石门、石浓。
  福清二十有七松下、峰前、大坵、后营、白鹤、大孃、垅下、汶流、桃屿、茶林、讌积、仙岩、前晏、白沙、塔山、马头、灙头、蟹屿、前村、洪坑、峦山、西岭、蒲海、石马、陈塘、双屿、峰头。
  沿海巡司 凡九诸巡司已列职员及弓兵小註,以此数处系沿海要害,故巡守之实虽废,仍附名于此,以俟修复。
  闽县二闽安镇、五虎门。
  长乐三松下、蕉山、小祉山。
  连江一北茭。
  福清三壁头、牛头、泽朗。
  论曰:国初于沿海备倭,屯戍胪列,熢燧星联,可谓控险扼之冲,杜窥伺之孽矣。然承平懈弛,持戟者伍失之三,超距者百不得一,尚安有乘风破浪,理楫而轻波澜者哉?嘉靖壬戌以后,氛祲渐消,而谭大中丞暨戚总戎始修复旧制,海壖晏然,迨今债帅相寻,楼船空具,按籍则诡名虚冒,给饷则执例科侵。操弓持矢,半属菜傭;赴海扬帆,悉充羸卒。日复一日,年逾一年。即迩者岛夷要市,潜伺狡然,此非未阴雨之时也。而叶土之彻,不闻绸缪之策,靡豫早计者,当不其然。《易》曰“伏戎于莽”,愿司疆场者念之矣。

卷之二十二

兵戎志四

戎 器
  兵器、甲胄、干戈之属,卫所军匠为之。有定式,有成数,都指挥视其利钝而藏之库。三卫旧各有库。弘治四年始设武备库,合而藏之在城北华林坊内。
  铳炮、火箭、喷筒之属,谓之火器,三卫置局藏之左卫、中卫局在南津坊,右卫局在小鼓楼。其外卫所,则取兵器于库局。又有岁造解京军器,府、卫并造,取办于料银,不足征之,屯耗折钞,卫所造,故有军三民七之目。
  福州左卫岁造明盔、响甲、腰刀、角弓、铁箭、明弦及弓箭袋等,本色年分,军三,料价箱柜银九十二两一钱二分九厘,水脚银三十六两八钱五分二厘,俱于军士钞银内支办;民七,料价银二百一十四两九钱六分九厘,水脚银四十两九钱二厘,征给军匠,造解工部。折色年分,军三,料价银九十二两一钱二分九厘,水脚银一两五钱六分六厘;民七,料价二百一十四两九钱六分九厘,水脚银三两六钱五分四厘。
  福州右卫俱同左卫。
  福州中卫本色年分,军三,料价七十三两六钱五分四厘,水脚银三十三两三钱六厘;民七,料价银一百七十一两八钱六分一厘,水脚银三十二两七钱。折色年分,军三,料价银七十三两六钱五分四厘,水脚银一两二钱五分二厘;民七,料价银一百七十一两八钱六分一厘,水脚银二两九钱二分一厘。
  镇东卫俱同左卫。
  本府岁造弓、弦、箭,本色年分,料价银一千二百三十一两六钱五分五厘,水脚银二百七十七两五钱一分七厘,俱委官督造,解工部。折色年分,料价银二千一百七十九两一分二厘,水脚银三十七两四分三厘。袢袄裤鞋袜,岁造二百三十六副,料价银三百五十四两,水脚银一十七两七钱,俱委官督造,解南京工部。
  防海之舟,曰官舩,曰快船,曰哨船,委指挥一员造之。三卫旧各有厂。景泰间,始并为一厂,在河口。隆庆元年,改设于橘园洲,郡寨游外,更烽火、南日、浯屿、铜山四寨,不隶福州卫,亦造舟于此。
  论曰:昔汉臣晁错陈兵事,以器械不利,用卒予敌也。乃兵法已先言之矣。兵不完利,与空手同;甲不坚密,与袒裼同;射不能中,与亡矢同;中不能入,与亡镞同。此将不省兵之祸也。郡之戎器,岁有督造。顾器一而直十,工之家四,胥之家六,甲胄苦恶,器械朽钝所从来矣。上下相蒙,利弊相续,久之皆乌有也。至于战舰,其费倍蓰,岁縻金钱,只实奸橐。收汛撤兵,守之则羸卒;连艘积水,触之则虚舟也。夫器不坚好,卒不服习,趋利弗及,避难弗毕,尘饭涂羹,直儿戏耳!噫!安得临敌合刃,如楚之剑戟利,而教习水战,若越之舟师也。岂忧倭奴哉?《诗》曰:“修尔车马,弓矢戎兵。用戒戎作,用逷蛮方。”

卷之二十三

兵戎志五

粮 饷
  各卫所官军俸粮,俱支于府常丰、长乐、福清、万安、定海五军储仓内。
  仓共各县本色实运米四万三千九百二十三石九斗五升四合五勺九抄五撮五圭。
  仓共改折米五千七百八十九石四斗四升五合三勺七抄一撮二圭五粟,每石征银七钱,以五钱给军,三分充耗,作正凑支。
  福州府左、右、中三卫,屯粮本色米六千四百石九斗,样田本色米四百二石七斗七升一合八勺。此项只给在城三卫官军,镇东不与焉。
  镇东卫,本色米七千三百七十七石八斗四升二合二勺,每石加耗米五升此项只给镇东本卫官军,郡城三卫不与焉。
  福州左卫官军
  指挥使六员,每员月支俸四石五斗。
  指挥同知三员,每员月支俸四石。
  指挥佥事八员,每员月支俸三石八斗。
  卫镇抚二员,每员月支俸二石八斗。
  各所正千户四员,每员月支俸三石二斗。
  副千户十员,每员月支俸二石八斗。
  正百户十九员,每员月支俸三石。
  试百户九员,每员月支俸二石四斗。
  冠带总旗十名,每名月支米一石二斗。
  舍人共四十二名,每名月支米八斗。
  旗军余共约二千四百四十名。内见操出海及选练余丁,俱月给米八斗,余或七斗、六斗、三斗有差。
  屯旗不支粮军余共八十七名。
  屯种顶田军余共一千六百九十七名。
  福州右卫官军
  指挥使六员,每员月支俸四石五斗。
  指挥同知一员,每月支俸四石。
  指挥佥事五员,每员月支俸三石八斗。
  署指挥佥事一员,每月支俸三石二斗。
  卫镇抚一员,每月支俸二石八斗。
  各所正千户三员,每员月支俸三石二斗。
  副千户九员,每员月支俸二石八斗。
  所镇抚一员,每月支俸二石四斗。
  正百户三十员,每员月支俸三石。
  试百户七员,每员月支俸二石四斗。
  冠带总旗三名,每名月支米一石二斗。
  小旗三名,每名月支米九斗六升。
  舍人共三十七名,每名月支米八斗。
  旗军余共约二千四百四十名内见操出海及选练余丁俱月给米八斗,余或七斗、六斗、三斗有差。
  屯旗不支粮军余共八十七名。
  屯种顶田军余共一千九百二十六名。
  福州中卫官军
  指挥使三员,每员月支俸四石五斗。
  指挥同知三员,每员月支俸四石。
  指挥佥事六员,每员月支俸三石八斗。
  加级指挥佥事二员,每员月支俸二石八斗。
  卫镇抚二员,每员月支俸二石八斗。
  正千户六员,每员月支俸三石二斗。
  副千户九员,每员月支俸二石八斗。
  所镇抚武举升授一员,每月支俸三石。
  正百户十四员,每员月支俸三石。
  试百户八员,每员月支俸二石四斗。
  冠带总旗三名,每名月支米一石二斗。
  小旗一名,每月支米九斗六升。
  舍人共四十一名,每名月支米八斗。
  旗军余共约一千五百三十名。内见操出海及选练余丁,俱月给米八斗,余或七斗、六斗、三斗有差。
  屯旗不支粮军余共一百五十五名。
  屯种顶田军余共一千五百九十三名。
  镇东卫官军
  指挥使三员,每员月支俸四石五斗。
  指挥同知五员,每员月支俸四石。
  指挥佥事三员,每员月支俸三石八斗。
  卫镇抚一员,每月支俸二石八斗。
  各所正千户六员,每员月支俸三石二斗。
  副千户十员,每员月支俸二石八斗。
  所镇抚二员,每员月支俸二石四斗。
  正百户二十八员,每员月支俸三石。
  试百户五员,每员月支俸二石四斗。
  小旗二名,每名月支米九斗六升。
  舍人八名,每名月支米八斗。
  旗军余共约一千三百五十八名。内见操出海及选练余丁,俱月给米八斗。余或七斗、六斗、三斗有差。
  屯旗不支粮军余共三百二十一名。
  屯粮顶田军余共一千四百三十二名。
  万安所官军
  正千户二员,每员月支俸三石二斗。
  副千户一员,每月支俸二石八斗。
  正百户八员,每员月支俸三石。
  镇抚一员,每月支俸二石四斗。
  冠带总旗一名,每月支米一石二斗。
  团练哨官七名,每名月支米一石二斗。
  旗军余共约九百八十七名内见操出海及选练余丁,俱月给米八斗,余或七斗、六斗、三斗有差。
  梅花所官军
  正千户二员,每员月支俸三石二斗。
  副千户一员,每月支俸二石八斗。
  正百户六员,每员月支俸三石。
  试百户一员,每月支俸二石四斗。
  团练哨官四名,每名月支米一石二斗。
  冠带总旗一名,每月支米一石二斗。
  掌号中军一名,月支米一石二斗。
  舍人十名,每名月支米八斗。
  旗军余共约七百四十名。内出海守墩者,每名月支米一石,见操者每名月支米八斗,余或七斗、六斗、三斗有差。
  以上各卫所,官原有定额,乃得举其成数。惟有官已物故,其嫡配与嫡子应袭者,各有侵给,不在正粮之内,故当另载。至夫军余,消长不齐,姑执万历三十九年实在之数,约其概而列之。后有增减,是在授饷者,随时查核也。
  福州府充饷银两后开土浙各营粮出八府。类解饷银,止福州一府之数。
  秋粮内纳本色米五十八石三斗,每石征银七钱,共四十两八钱一分。
  鱼课内一千八百五十八两四钱九分九厘一毫六丝三忽,闰年一千九百八十五两四钱五分四厘二毫二丝四忽九微二纤。
  各税共四千三百四十二两二钱八分。
  纲徭共四千三百四十二两二钱八分。
  机兵共一万六百五十五两。以上各县额数分,俱载各县《食货志》。
  寺租二千七百两九钱八分八厘四毫六丝五微三纤。闽县五百九十三两五钱六分三厘三毫二丝;侯官一千一百一十八两八钱七分五厘八毫四丝三忽三纤;长乐县二百四十三两七钱八分六厘四毫九丝三忽;连江县一十三两七钱四分三厘二毫四丝四忽;罗源县六十三两五钱七分五厘八毫二丝;古田县四百九十八两八钱四分四厘三毫八丝三忽;闽清县三十二两一分二厘九毫一丝;永福县五两四钱;福清县一百三十二两一钱八分六厘四毫二丝九忽五微。
  军门标下土浙兵共六营。各营把总每员月支粮银三两,哨官每员月支粮银二两一钱,书记每名月支粮银一两二钱。此土浙所同者。哨长浙营每名月支粮银一两五钱,土营每名月支粮银一两二钱;高招手浙营每名月支粮银一两五钱,土营每名月支粮银一两五分;队长浙营每名月支粮银一两二钱,土营月支粮银一两五分;兵丁杂流浙营每名月支粮银九钱九分,土营每名月支粮银九钱。此土浙所异者。以上各按月支给,而犒赏之费不与焉。
  标前营,领浙兵把总一员、哨官四员、哨长、高招手共一十七名、队长、书记共四十九名、兵丁杂流匠等役共五百一十三名。
  本营自万历四年设立招募,原额官兵共五百八十四名,至三十五年裁省,定额四百五十名,月大共约支粮银四百七十两九钱一分,月小共约支粮银四百五十两二钱一分三厘。
  标左营,领土兵把总一员、哨官四员、哨长、高招手共一十七名、队长、书记共四十九名、兵丁、杂流匠等役共五百五名。
  本营自隆庆元年设立招募,原额官兵共五百七十六名,至万历三十五年裁省,定额四百五十名,月大共约支粮银四百二十四两三钱五分,月小共约支粮银四百一十两二钱五厘。
  标右营,领浙兵把总一员、哨官四员、哨长、高招手共一十七名、队长、书记共四十九名、兵丁杂流共五百五名。
  本营自万历十年设立招募,原额官兵共五百七十六名,至三十五年裁省,定额四百五十名,月大共约支粮银四百八十二两七钱八分,月小共约支粮银四百六十六两六钱八分七厘。
  标后营,领土兵把总一员、哨官四员、哨长、高招共一十七名、队长、书记共四十九名、兵丁杂流共五百五名。
  本营自万历二十一年设立招募,原额官兵共五百七十六名,至三十五年裁省,定额四百五十五名,月大共约支粮银四百二十两三钱五分,月小共约支粮银四百一十两二钱五厘。
  标前游营,领浙兵把总一员、哨官四员、哨长、高招共一十七名、队长、书记共四十九名、兵丁杂流共五百五名。
  本营自万历二十五年设立招募,原额官兵共计五百七十六名,至三十五年裁省,定额四百五十名,月大共约支粮银四百七十两九钱一分,月小共约支粮银四百五十五两二钱一分三厘。
  标左游营,领浙兵把总一员、哨官四员、哨长、高招共一十七名、队长、书记共四十九名,兵丁杂流共五百五名。
  本营自万历二十五年设立招募,原额官兵共计五百七十六名,至三十五年裁省,定额四百五十名,月大共约支粮银四百七十两九钱一分,月小共约支粮银四百五十五两二钱一分三厘。
  都督府标下土浙兵共三营,每营把总以下及兵士月支粮银,悉如军门标下六营之数。
  标前游营,领浙兵把总一员、哨官四员、哨长、高招共一十七名、队长、书记共四十九名,兵士、杂流共五百五十二名。
  本营自万历十九年设立招募,原为福清营。至二十五年,改为标前游营,原额官兵共五百二十名,至三十三年裁省,定额四百五十名,月大共约支粮银四百七十两九钱一分,月小共约支粮银四百五十五两二钱一分三厘。
  标右游营,领土兵把总一员、哨官五员、哨长、高招共二十一名、队长、书记共六十一名,兵丁杂流共六百二十六名。
  本营自万历二十年设立招募,原为镇东营。二十九年,改为总镇标右游营,汰去中哨哨官,离营候缺别补,哨队长降补四哨队兵,本哨官亦分补四哨,队下只足原额官兵,共五百二十名。至三十三年裁省,定额四百五十名,月大共约支粮银四百二十四两三钱五分,月小共约支粮银四百八两一钱五厘。
  新前营,领浙兵把总一员、哨官四员、哨长、高招共一十七名、队长、书记共四十九名,兵丁杂流共五百五名。
  本营自万历二十五年设立,原为左前二营。左营官员兵役各如前营之数。至二十七年,将左营官兵二哨撤补各营,更二哨附入前营,遂汰去左营之额,而改为新前营。原额官兵共五百二十名,至三十三年裁省,定额四百五十名,月大共约支粮银四百八十二两七钱八分,月小共约支粮银四百六十六两六钱八分七厘。
  论曰:昔夫子与子贡论政,较其所重,则先足食而后足兵。至权其所轻,则又先去兵,而后去食。盖食有不足,即汤、武之仁义不能怀,桓、文之节制不能御也。闽自军兴以来,国家豢养之卒,百不当一,若驱市人以战。然仓皇御侮,悉需客兵。客兵不足,又募土兵以益之。兵日增而饷日诎。是故始则苦于无兵,继又患于无饷;始则冀其荷戈以阃,继又虑其脱巾而呼矣。如之何其可乎?余尝计练土兵以渐省客兵,又练余丁以渐翼土兵,两兵相为表里,则兵无可增,饷可无诎,策之上也。昔林文恪先生纚纚言之详矣。先生抱经国之长画,厪维叶之隐忧者也。当事者倘采而行之,且足食矣,何虞兵哉?

卷之二十四

兵戎志六

屯 田
  屯田之制,固古者寓兵于农意也。我国初籍民为军,乃讲此政,度郡属地闲旷者,或取诸废寺及籍没之产,听其耕作,以为屯田。而五郡在城三卫与镇东一卫,亦不下四千余顷。顾国初新附之籍,有从它卫所徙而至者。海滨幅员未广,军士亦有屯它郡之田者。外又有红牌及样田诸例者。要之,在洪武时,军则称旧屯;在永乐时,军则称新屯。而屯无论新旧,每分给三十亩,岁输正粮一十二石,余粮一十二石。正粮给本军月饩,余粮给守城军士,固其概也。第征粮设正余两额,又各取盈于十二石之数,法非什一,军士稍厌苦之。后论者乃罢其正粮,不复征余额,又减其半,只征六石,复计其田之腴瘠,分为本折色。本色为存留輓粟入仓,以给军士之月饩,折色为起运,纳价于屯官,以备军兴及解京之杂需。至折色之中,又分为旧额、新增,而稍差等之。比岁终,宪司之督屯使者,视其赋之登耗,以署卫屯官之上下考。
  福州左卫屯 田、园、池共一千四百三顷九十八亩五分九厘八毫六丝。[HT6SS]旧志载坐产,左所屯五区,俱在侯官县二都、一十二都。右所屯五区,俱在闽清县十都。中所屯十区,其三区在闽清县十六都,二十一都。二区在永福县二都、四都,又五区俱在永福县二十五都、三十都。前所屯五区,俱在永福县八都、十二都。后所屯五区,俱在永福县十九都、二十四都。又九区,俱在泉州府永春县。
  屯粮共二万一千九百五十二石九斗二合四勺六抄六撮。内存留样田本色米递年上仓共一千八百四十三石一斗五升六合八勺。
  起运折色米。递年纳价共二万一百九石七斗四升五合六勺六抄六撮。内旧额米一万六千七百六十一石七斗五升三合四勺八抄八撮,每石正价银二钱五分,水脚杠鞘银四厘,马丁银五厘,柴薪三厘,耗银一分二厘五毫,狸皮银一厘七毫八丝六忽三微,公用银五厘。新增米三千三百四十七石九斗九升二合一勺七抄八撮,每石正价银二钱五分,水脚杠鞘银四厘,狸皮银一厘七毫六丝六忽,公用银三厘。
  福州右卫屯 田、园、池、地共一千二百五十八顷四十八亩六分三厘六毫六丝九忽。旧志载坐产,左所屯五区,俱在怀安县二都、十三都。右所屯五区,俱在怀安县十五都。中所屯五区,其一区在怀安县三都,四区在古田县五都、十都。前所屯五区,俱在古田县四十五都。其四区在罗源县二都、七都。中左所屯五区,俱在罗源董童里、灵济等里。又新屯九区,其五区在泉州府永春县,其四区在惠安县。
  屯粮共二万一千七百二十九石七斗四升四合二勺六抄九撮。内存留样田本色米递年上仓共三千三百九十石七升八合,起运折色米递年纳价共一万八千三百三十八石九斗六升九合二勺六抄九撮。内旧额米一万二千二百四十四石八斗二升三合七勺五抄,每石征正价银二钱五分,水脚杠鞘银四厘,柴薪银二厘五毫,耗银一分二厘,公用银四厘八毫一丝,狸皮银一厘七毫一丝。新增米六千九十四石一斗四升五合五勺一抄九撮,每石征正价银二钱五分,水脚杠鞘银四厘,狸皮银一厘七毫一丝,公用银三厘。
  福州中卫屯 田、园、池、地共九百九十六顷六十亩二分七厘八毫四丝二忽。[HT6SS]旧志载坐产,左所屯四区,俱在闽县嘉崇里、嘉登里。右所屯四区,其一区在闽县瑞圣里,其一区在长乐县二都,又二区俱在连江县永贵里三十六都。中所屯四区,俱在连江县集政里、贤义里。前所屯四区,俱在连江县仁贤里。后所屯四区,俱在连江县中鹄里、仁和里。其屯尚有各区,在泉州惠安县、兴化仙游县。
  屯粮共一万六千二百四十一石五斗七升四合五勺,内存留样田本色米递年上仓共一千五百六十九石五斗四升。
  起运折色米递年纳价共一万四千六百七十二石三升四合五勺。内旧额米九千八百九十三石五斗三升七合五勺三撮,每石正价银二钱五分,水脚杠鞘银四厘,马丁银五厘,柴薪银七厘五毫,耗银一分二厘五毫,狸皮银一厘九毫五丝二忽二微。新增米四千七百七十八石四斗九升六合九勺九抄七撮,每石正价银二钱五分,水脚杠鞘银四厘,狸皮银一厘七毫,公用银一厘三毫。
  镇东卫屯 田、园、地共五百三十七顷四十五亩一分七厘六丝六忽。旧志载坐产,二区在福清县永福里,一区在新安,一区在遵义里,三区在灵得里,一区在北隅,一区在隆仁里,二区在修仁里,一区在平南里,一区在苏田里,一区在长乐县十九都。屯外郡十一区,在莆田县。
  屯粮共一万六百三十三石九斗一升一合五勺,内存留本色米递年上仓共八千九百二十二石九斗九升合。
  起运折色米递年纳价共一千六百八十八石七斗七升二合三勺六抄五撮。每石征正价银二钱五分,水脚杠鞘银四厘,马丁银五厘,柴薪银三厘,狸皮银一厘七毫,公用银一厘三毫。
  诸县带征屯粮附
  闽县,无。
  侯官县,带征延平卫折色旧额米四千七百七十二石八斗一合七勺五抄。每石征正价银二钱五分,共银一千一百五十三两二钱四毫三丝七忽五微,脚鞘银一十九两九分一厘三毫七忽,公费银二十二两五分三毫四丝四忽八纤五渺,马丁银一十七两九钱七分四厘二毫四丝一忽三微五纤,柴薪银九两八钱六分六毫八忽四微,耗银四十八两五钱八分七厘一毫二丝一忽,铅炭火耗银八两五钱九分一厘四丝三忽,造册两银四两五分六厘八毫八丝八纤。
  新增米二百八十一石八斗八升三合六勺六抄七撮。每石征正价银二钱五分,共银七十两四钱七分九毫一丝六忽,脚鞘银一两一钱二分七厘五毫三丝四忽,铅炭银五钱七厘三毫九丝六忽,造册银二钱三分九厘。
  长乐县,带征福州右卫折色旧额米一百九十五石四斗三升。每石征正价银二钱五分,共四十八两八钱五分七厘五毫,脚鞘银七钱八分一厘七毫二丝,耗银二两四钱四分二厘八毫七丝五忽,马丁银九钱七分七厘一毫五丝,柴薪银四钱八分八厘五毫七丝五忽,公用造册银八钱九分二厘一毫二丝五忽。
  镇东卫折色旧额米一十七石三斗二升七合。每石征正价银二钱五分,共四两三钱三分一厘七毫五丝,脚鞘银六分九厘三毫八忽,耗银一钱九分五毫五丝七忽。本色米二百一十二石一斗五升七合八勺。每石征正耗银五钱三分,共一百十二两四钱四分三厘六毫三丝。
  连江县,征福州中卫折色旧额米二千三百四十九石每石征正银二钱五分,共五百八十七两二钱五分,脚鞘银九两三钱九分六厘,耗银二十九两三钱六分二厘五毫,马丁银一十一两七钱四分五厘,柴薪银五两八钱七分二厘五毫,公用造册银一十两七钱三分四厘七毫三丝,狸皮银四两五钱八分五厘。新增米三百二十八石二勺。每石征正银二钱五分,共八十二两五丝,脚鞘银一两三钱一分二厘八微,狸皮银六钱四分三毫七丝五忽,公用银九钱八分。
  罗源县,征福州右卫折色旧额米共一千四百四十石。每石征正银二钱五分,共三百六十两,脚鞘银五两七钱六分,耗银一十八两,马丁银七两二钱,柴薪银三两六钱,公用银六两九钱二分六厘四毫,狸皮银二两四钱六分六厘。新增米四百二十五石四升六合。[HT6SS]每石征正银二钱五分,共一百六两二钱六分一厘五毫,脚鞘银一两七钱一毫八丝四忽,公用银一两二钱七分五厘一毫三丝八忽,狸皮银七钱二分八厘四丝。
  将乐千户所本色米二石七斗三升四合四勺。每石征正耗银四钱七分五厘,共九十八两四钱六分九厘五毫九丝。
  建宁右卫折屯旧额米五十四石。每石征正银二钱五分,共一十三两五钱,脚鞘银二钱一分六厘,耗银五钱九分四厘,公用银三两九钱四分二厘,马丁银三钱五厘六毫四丝,柴薪银一钱六分二厘,铅炭六分二厘,造册银一钱二分九厘。新增米一百二十三石九斗八升八合每石征正银二钱五分,共三十两九钱九分七厘,脚鞘银四钱九分五厘九毫五丝二忽,公用银九两五钱一厘二毫二丝四忽,马丁银七钱一厘七毫七丝二忽,铅炭银一钱八分五厘九毫八丝二忽,造册银一钱八分五厘。本色米一千四百九十一石四斗四升四合。每石征正银三钱五分,共五百二十二两五厘四毫,耗银二十一两七钱七分五厘八丝二忽二微,马丁银八两四钱四分一厘五毫七丝三忽,柴薪银四两四钱七分四厘三毫三丝二忽,铅炭银六两一钱八分九厘四毫九丝二忽,造册银三两五钱七分九厘四毫六丝五忽六微。
  古田县,征福州右卫折色旧额米二千三百八十八石。每石征正银二钱五分,共五百九十七两,脚鞘银九两五钱五分二厘,耗银二十九两八钱五分,马丁银一十一两九钱四分,柴薪银五两九钱七分,公用银一十一两四钱八分六厘二毫八丝,狸皮银四两九分三毫一丝。新增米二百二石九升二合。每石征正银二钱五分,共五十两七分三厘,脚鞘银八钱一分二厘三毫六丝八忽,公用银六钱九厘二毫七丝六忽,狸皮银三钱四分七厘八毫六丝八忽。
  建宁左卫折色旧额米四百一十四石三斗。每石征正银二钱五分,共一百三两五钱七分五厘,脚鞘银一两六钱五分七厘二毫,耗银四两五钱五分七厘二毫,公用银三十两二钱四分三厘九毫,马丁银一十三两二钱五分七厘六毫,柴薪银一两二钱四分二厘九毫,铅炭银八钱二分六厘六毫,造册银九钱九分四厘三毫。新增米九百五十八石四斗七升一合六勺三抄六撮每石征正银二钱五分,共二百三十九两六钱一分七厘九毫九忽,脚鞘银二两八钱三分三厘八毫八丝六忽,铅炭银二两五钱八分七厘八毫七丝,公用银六十九两九钱六分八厘四毫二丝九忽,马丁银三十两六钱七分一厘零。本色米四千八百五十石一斗五升。每石征正银二钱五分,共一千六百九十七两五钱五分二厘五毫,耗银七十两八钱一分二厘一毫九丝,柴薪银一十四两五钱五分四毫五丝,铅炭银三十两七钱九分八厘四毫五丝二忽,造册银一十一两四钱九分四厘八毫。
  将乐千户所折色新增米一石六升二合。每石征正银二钱五分,共二钱六分五厘五毫,脚鞘银四厘二毫四丝。本色米一千一百四十二石七斗二升七合六勺。每石征正银四钱七分五厘,共五百四十二两八钱三毫六丝。
  闽清县,征福州左卫折屯旧额米九百石。每石征正银二钱五分,共二百二十五两,脚鞘银三两六钱,马丁银四两五钱,柴薪银二两二钱五分,耗银一十一两二钱五分,公用银四两二钱八分四毫,狸皮银一两五钱八分零。新增米一十五石二斗八升。每石征正银二钱五分,共三两八钱二分,脚鞘银六分一厘三毫二丝,公用银四分五厘,狸皮银二分六厘九毫八丝九忽。延平卫折色旧额米二千一百八十五石一斗三升三勺。每石征正银二钱五分,共五百四十六两二钱八分四厘五毫七丝五忽,脚鞘银八两七钱四分五毫五丝三忽,铅炭银三两九钱三分三厘二毫四丝八忽九微,公用银一十两九分五厘三毫二丝八忽,马丁银八两二钱二分九厘二毫三丝,柴薪银四两五钱一分四厘四毫九丝五忽,耗银二十二两二钱四分七毫七忽,造册银一两八钱五分七厘三毫六丝七忽。
  永福县,征福州左卫折色旧额米一千五百一十八石。每石征正银二钱五分,共三百七十九两五钱,脚鞘银六两七分二厘,马丁银七两五钱九分,耗银一十八两九钱七分五厘,柴薪银三两七钱九分五厘,公用银七两二钱一分九厘六毫八忽,狸皮银二两六钱八分一厘零。新增米六百七十八石九斗五合。每石征正银二钱五分,共一百六十九两七钱二分六厘二毫五丝,脚鞘银二两七钱一分五厘六毫二丝,公用银二两三分六厘七毫一丝五忽,狸皮银一两一钱九分九厘一毫七丝三忽。
  延平卫折色旧额米三千六百三十一石八斗四升四合六勺。每石征正银二钱五分,共九百七两九钱六分一厘一毫五丝,脚鞘银一十四两五钱二分七厘三毫七丝八忽,铅炭火耗银六两五钱三分七厘三毫二丝,公费银一十六两七钱九厘一毫二丝二忽,马丁银一十三两六钱七分七厘五毫二丝六忽,柴薪银七两五钱三厘三毫九丝九忽,耗银三十六两九钱七分二厘一毫七丝八忽,造册银三两八分七厘六丝七忽。
  福清县,征镇东卫折色旧额米六斗七升三合。每石征正银二钱五分,共一钱六分八厘,杂耗共九厘八毫五忽。新增米三石七斗九升八含一勺六抄一撮。每石征正银二钱五分,共九钱四分四厘五毫四丝二微五纤,杂耗共五分六厘六毫九丝。
  兴化卫折色旧额米一千七十四石。每石征银二钱五分,共二百六十八两五钱,脚鞘银四两二钱九分六厘,铅炭银一两六钱一分一厘,耗银一十三两四钱二分五厘,柴薪银二两一钱九分三厘六毫一丝七忽八纤,狸皮银一两二钱一分一厘四毫六忽三微八渺。新增米一千六百一十八石五斗一合四勺四抄。每石征正银二钱五分,共四百四两六钱二分五厘三毫六丝,脚鞘银六两四钱七分四厘五忽七微六渺,铅炭银二两四钱二分七厘七毫五丝二忽一微六渺,柴薪银三两三钱五厘七毫四丝七忽,狸皮银一两八钱二分七厘七丝七忽七微一纤一渺。本色米三千二百九十四石。每石征耗米五升,该米一百六十四石,并运大有仓上纳。柴薪银六两五钱二分九厘四毫九丝八忽五微六纤,狸皮银三两七钱一分八厘四毫八丝七忽七微八纤。
  论曰:国初屯制,一军一余,各受三十亩而耕,持戟之士,即荷眷之农,故士无旷伍,屯无溷冒也。自后以来,军余半居市廛,不能亲操耒耜,于是始有寄佃于土人而分其息者,有私兑于他姓而更其名者,又有丁尽籍空,而转为别军所承顶者。世久弊滋,举数十屯而兼并于豪右,比比而是。昔林文恪先生谓宜因均田之会,无惮跋履,尽括旧屯并其新垦,勿令豪强更得侵冒,择其膏腴者给卫丁壮,令自食其力,有急用之,则可以渐省客兵,此亦汉人实塞下之良策也。其议洵不可易,第顶种已越百年,转鬻不下数姓。若徒取之豪右,则彼原以厚直售之,若彼付之丁壮,则彼又不能以空拳得之,捉衿掣肘,策将安施?是故清屯之议,尚当熟图,必使民收旧直之偿,军获实屯之受,而后两得其当也。至于征赋,颛属卫所之官,愚亦以为否否。夫国家武臣,不典钱谷,何独于卫官而宽之。夤缘请托,进司利权,染指既甘,漏卮无当。因而覆券者,何有胜数。倘分之附近各县,并为带征,则官保其先世汗马之勋,军免于频岁侵渔之苦矣。夫为政犹张琴瑟,改弦而鼓,则上之人也。余之言安知非操齐门之瑟,而掩耳于听竽者乎?

卷之二十五

兵戎志七

        岛 夷琉球
  琉球国
  在大海中正南偏东。古未详何国。汉魏以来,不通中华。隋大业中,令羽骑尉朱宽访求异俗,始至其国,言语不辩,掠一人而还。唐宋未尝朝贡。元遣使招谕之,不从。国朝洪武中,其国分为三,曰中山王,曰南山王,曰北山王,皆遣使朝贡。永乐以来,其国王嗣立,皆受册封。后惟中山王来朝贡不绝,山南、山北皆为所并。今一年一贡。其风俗去髭,黥手,羽冠,毛衣,无礼节,父子同床而寝,妇人产乳,必食子衣,食用手。好剽掠,杀人祭神,聚骸为佳,王所居壁下,多髑髅以为佳。所居地曰波罗坛。洞、堑、栅三重,环以流水,树棘为藩。殿宇多刻鸟兽。无赋敛,有事均税。不知节朔。无文字,不节朔,视月盈亏以知时,视草荣枯以知岁。然近颇知向慕华风,王子及陪臣子,皆遣入太学读书。陪臣来朝,亦服华衣冠,返其国则否,而旧俗亦渐变矣。其贡物马、胡椒、硫黄、牛皮、螺壳、海已、生红铜、苏木、刀、擢子扇、玛瑙、乌木、磨刀石、降香、锡、木香。
  论曰:琉球一岛,僻在海外,如黑子弹丸耳。然自我明之兴,其奉贡唯谨,则来享来王之国也。
  今上丙子,琉球以嗣封请,上命户科左给事中萧宗业、行人谢杰持节册以往。杰,吴航人也。归言琉球有日本馆,群聚数百人,待封使之舟,转与为市,其人出入挟利刃,琉球心慑之,疑不可向迩云。越辛卬,又以嗣封请,于时倭犯朝鲜,海氛弗靖,议令琉球自赍诏册以归,使臣罢勿遣。更十余年,朝鲜师解,琉球坚以往例陈乞。上嘉其为不叛之臣,复许之。甲辰,命兵科左给事中夏子阳、行人王士祯又持节册以往。丙子冬,子阳竣事还,私向余言日本近千人露刃而市,琉球行且折于日本矣。且使臣入彼国,若不闻焉。其所以事天朝,至浅鲜也。操纵伸缩,惟是诸陪臣与吾之通事,表里为奸。区区两使臣,威所不能加,法所不能禁也。倘异时者再衔命涉沧溟,其辱国弥甚,君其识之。余闻给舍言,怆然有感于心。乃今数年,日本狡焉启疆,而琉球之君为虏,臣为仆矣。且阳借修贡之途,以阴行假道之计,撤我藩篱,窥我虚实,日引月长,将何以固吾围乎?玉关之谢,抑其末耳!《诗》曰:“肇允彼桃虫,拼飞惟鸟。”当事者勿泄泄焉而视之,若桃虫然则几矣!
  日 本
  古倭奴国,在东海中。地分五畿、七道、三岛、又附庸国百余,大者五百里,小者百里,最强桀黠。汉灭朝鲜,通使称王者三十余国。其后天材云尊立,累传皆称尊,神武天皇立,累传皆称天皇,亦间立女王,时与中国通。唐咸亨初,改号日本。元世祖使赵良弼招之,不至,遣唆都范文虎将十万兵往征,至五龙山,暴风舟覆,军尽没。元世绝不通。国朝洪武二年,倭寇山东、淮安,明年再入,转掠闽浙。上遣赵秩语其王良怀,尔能臣则来,毋患苦吾边,不能则善自为备。良怀言“蒙古尝使赵良弼好语餂我,袭以兵。今使者得毋良弼后乎?其亦将袭我也。”欲刃之。秩为具言所以来,宣国家威德耳,岂狙汝耶?良怀气沮,乃遣僧随秩奉表称臣入贡。上亦遣克勤、仲猷二僧往谕。然其为寇掠自如,濒海郡县迄无宁岁。乃下令造海舟防倭。德庆侯廖永忠请备轻舸以便追逐,从之。七年,来贡,无表文,其臣氏久私贡,并却之。九年,表贡语谩,诏诘责之。十三年,再贡,皆无表,以其征夷将军源义满所奉丞相书来。书倨甚,命锢其使。明年复贡,命礼臣为檄,数而却之。已,复纳兵贡艘中,助逆臣胡惟庸。惟庸败,事发,上乃著祖训示后世,毋与倭通,而令信国公汤和、江夏侯周德兴分行海上,视要害地筑城设卫所,摘民为兵戍之,防御甚周。倭不得间,小小入与我军相胜败。永乐元年,王源道义遣使入贡,上赐冠服文绮,给金印。道义稍捕获诸岛寇来献,赐赍甚丰,封其山碑而铭之。予勘合,十年一贡。八年,道义死,子源义持立,遣使往封。顷之,我兵献海上俘,其首皆倭人,群臣请诛之。上释归,玺书下义持:“尔父畏天事人,职贡不惩,先烈之不图,而轻于上国,尔罪在必讨。朕所以隐忍者,未忘尔父之恭耳!尔其思之。”义持奉表谢罪。礼其使,遣归。未几,复寇辽,左都督刘荣大破之。初,荣侦倭至,即伏兵望海埚,而别遣奇兵断其归路。倭中伏奔,捕馘无孑遗。当是时,我方招来诸岛夷,络绎海上,倭乘为欺诈,濒海复骚。赖是捷遂戢,论功封荣广宁伯。宣德七年,以日本贡久不至,命中使论其王源义,教明年来贡。自后递贡递掠,备严则贡,得间则掠,与之期不遵,我亦取羁縻示宽大而已。倭益肆无忌,至焚官庾民舍,惨毒不忍言。至成化时,廷臣始有发愤议却其贡者,而竟格不行。正德四年,王源义澄遣宋素卿来贡。素卿者,鄞人朱缟也。逃入倭,有宠于其王,易姓名充使,其族人相与耳目为奸利。守臣白发之,礼臣恐失外夷心,置不问。素卿厚赂阉瑾,赐飞鱼服遣归。嘉靖二年,再奉使至。是时国王源义植孱诸岛争贡以邀利,大内艺兴遣宗设谦道,先素卿至,俱留宁波。故事,夷使以先后至为序,市舶中官赖恩墨素卿财,先素卿,宗设大忿,相仇杀,戕指挥刘锦、袁琎,大掠宁波,夺舟去。巡按御史以闻,礼臣仍右素卿,以给事御史言,乃下素卿狱,论死,没其赀,绝贡者十七年。至嘉靖十八年,其王源义晴复贡,乞易勘合,还素卿赀。不许,仍申约,贡必如期,舟三人百,不者却勿受。夷性婪,违约如故。内地奸豪,往往与为市不偿直,夷索逋急,则哃喝官府,以纵寇为辞,兵出则阴泄之倭,速其去,且树德也。如是者久之,倭大恨,言“我挟王赀而来,不得直,何以归报。”因盘据岛中。我亡命无赖及小民,迫于贪酷、饥寒困苦者,咸相率从乱。东南之祸大作。于是朱纨以巡抚莅治之。纨日夜饬兵,严纠察,上章暴势豪交通罪,奸谋稍解。纨竟为豪所中,自杀。贼益猖獗。三十一年,残浙东。明年,犯太仓,破上海、崇德、嘉善诸邑。时王忬为巡视。忬经略摘发颇有绪,旋移大同。去,李天宠代,将则庐镗、汤克宽、俞大猷。是时倭至无虚月。三十三年,张经为总督。经前总督两广,有威惠,计调广兵御倭。兵未集,而工部侍郎赵文华以祷海至。文华素夤缘大学士嵩,贵幸,颐指经。经自以大臣,位其上,自重不为下。文华屡促出师,经以兵机秘,业已刻师期,不告也。文华遂劾经养寇,并及天宠,诏逮讯。时经已与贼大战王江泾,破走之,斩首千九百八十有奇。进攻陆泾坝贼,又败之,斩首二百七十有奇,焚其舟三十余艘。倭大创。经上疏自理,不听,竟论死西市,以周珫代经,胡宗宪代天宠。珫未几至,以杨宜代,属文华督察其师。倭来者益多,文华盛集兵战于陶宅,败绩,遂还朝。应天巡按曹邦辅再战再败,惟苏松参政任环、诸将大猷等逐贼海上,颇有斩获。而闽广倭大至。三十五年,杨宜罢去,宗宪代,阮鹗代宗宪,文华复出督师。时浙贼惟陈东最强,徐海后至,与之合。而宗宪厚赂海,使执东自赎。海许诺,即计擒东及其党麻叶等百余人以献,而自率其众别营梁庄。官兵遂围东巢,尽歼其余党,进攻海于梁庄。海死,别部据舟山。俞大猷攻之未下,会夜大雪,大猷督兵进,贼拒战,败归巢,拥栅自固。我兵纵火焚之,斩首百四十余级,余悉死巢中,两浙平。其明年,诛王直。王直者,徽人也,啸逋海上,能号召诸夷,治大泊,巢五岛中。奸商王滶、叶宗满、谢和、王清溪等共集众与相署置。倭之来,皆直等导之。宗宪欲招之,乃迎其母妻至杭,供具犒慰甚厚。而先是鄞生员蒋洲者,上书督府,言能说直,使禁戢诸夷毋内犯。宗宪遣洲行,以生员陈可愿副之。至五岛,直邀入,为言日本方乱,往无为也,诚令我辈得自归,无难倭矣。遂遣养子毛臣同可愿还,具白直语而传送。洲至丰后岛,其岛主留洲,稍为传谕诸岛。居二岁,乃遣僧德阳及夷目四十人随洲来入贡。直亦许俱至,而宗宪亦遣毛臣归报直。所以游说百端,至是直乃来。御史王本固疏言不宜招直,异议哄然。直至,觉有异,乃先遣王滶入见宗宪,曰:“吾等奉招而来,谓宜信使远迎,宴犒交至也。今行李不通,而兵陈俪然,公毋诳我乎?”宗宪曰:“国法宜尔,毋我虞也。”与约誓坚苦,直终不信,曰:“果尔,可遣滶归。”宗宪立遣之。复以指挥夏正为质,直乃使毛臣、王滶守舟,而身入见,顿首言死罪,且陈其与洲戮力状。宗宪慰籍甚至,令居狱中,俟命疏闻。诏诛直。始宗宪本无意杀直,以本固争之强,议者且谓其受直金,欲贷其死,故宗宪惧,不敢为请。直死,王滶、毛臣杀夏正,率余众据舟山。征之逾年乃解。三十八年,倭寇江北,分数道入。其寇福建甚张,连攻破宁德、福清、永福诸邑,巡抚阮鹗逮去。王询、游震得相继抚闽,无尺寸功。宗宪檄参将戚继光往援。时贼据宁德之横屿,阻水为营,路险隘,官军坐守逾年,莫敢进。继光军令严,所部用命。至则令军中人持束草填河进,力战,大破之。生擒九百余人,斩首二千六百余级,焚溺死者无算,夺所虏三千七百余人归。乘胜剿福清牛田倭,又破之。继光初至福清,邑令及父老请师期,继光曰:“吾兵疲,且休矣,俟缓图之。”贼侦者归告,不为备。其夜,督兵行三十里,黎明,破其巢,邑人尚不知兵出也。继光归,贼复肆。四十一年,攻陷兴化,总兵刘显去贼一舍而军,不敢战。复命继光往。时贼方巢平海,闻继光至,欲逃,为俞大猷所扼,不得出。继光督军薄战,大猷继之,因风纵火,贼皆糜巢中,无脱者。支党寇仙游、连江诸处,尽讨平之。当是时,微继光,几无闽。未几,广东倭亦为官军所败,逃至甲子门,将夺舟入海,暴风尽溺,得脱者仅二千余,留屯海丰。俞大猷就围之。贼食尽欲走。副总兵汤克宽伏兵待之,贼至伏发,擒斩几尽。倭患遂息。自东南中倭以来,十余年间,中外骚扰,财力俱诎,生灵之涂炭已极。倭亦大伤,至尽岛不返。隆庆时,海上逋寇曾一本等复稍稍勾引,入犯闽粤。我亦严为备,旋至旋扑,非如嘉靖之季矣。始倭盛时,议者以市舶罢,夷无所衣食,故反,宜开市如诸番,参将大猷以为倭与诸番不同,诸番产物多,舶至而征之,其利厚。倭之市仅一刀一扇,无他产可利也,而又生祸端,国初绝之,今忍开之乎?且倭能苦我者,以我陆而御之,主客反而胜败分也。吾以海为堑,以舟为家,明风候,严约束,来击去追,倭可创矣。舍此不图,而轻与之市,为国家生事,后必悔之。大猷习海上事,后多用其画。其地北跨朝鲜,南尽闽浙。其往朝鲜也,自对马岛开洋,信宿至闽、浙,顺风旬月至。其主居山城,故称山城君。山城之南为和泉,又南为沙界。沙界之东南为纪伊,纪伊之西为伊势。山城之西为丹渡,左为摄津,左之西为摄摩;右为但马,右之西为因幡,丹渡西为美作,左为备前,左之西为备中。右为因幡,右之西为伯耆。美作之西为备后之北境、出云之南境,备后之西为安艺,出云之西为石是。安艺、石见之西为山口谷国,即古之周防州也。山口之西为长门关,渡在焉。渡此而西为丰前,其南为丰后,又其南为日向。丰前之西北为筑前,西南为筑后。筑后之南为大隅,大隅之西萨摩。丰后东南悬海为土佐,为伊豫,为阿波。阿波相近悬海为炎路。土佐、丰后之间为佐加关。萨摩之北为肥后,又其北为肥前。肥西悬海为平户,平户之西为五岛,北为多艺,为伊歧。极北则对马岛。诸岛皆有酋长,山城君弱,空名耳。倭不禀其号令,内相攻,强则役属,而丰后最大。其入贡必由博多,历五岛而行,回则径趋长门。每岁清明后至五月,重阳后至十月,常多东北风,利入寇。故防海者以三、四、五月大汛,九、十月为小汛、。其入寇,多萨摩、肥后、长门三州人,次则大隅、筑前、筑后、博多、日向、丰前、丰后、和泉诸岛,俗喜盗,轻生好杀,每战必单列,缓步为蝴蝶阵,前一人挥白扇为进止。木弓竹矢,以骨为簇,刀极刚利,中国不及也。男子魁头、断发、黥面、文身,妇人披发跣足,间用履。土气温煗,宜禾稻桑麻,产金银、琥珀、水晶、硫黄、水银、铜钱、白珠、青玉、苏木、胡椒。
  评论这张
 
阅读(1194)|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