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我喜欢在福州的大街小巷间穿行,也喜欢在福州的山清水秀中沉迷,希望能与大家一起分享

 
 
 

日志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2012-05-14 21:41:32|  分类: 樟城永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在我的登山生涯中,从没有哪一次经历有如斗湖天池般令我如此难堪,“三连跤”也创下了我的登山纪录。

斗湖天池位于永泰、福清、莆田三市(县)的交界处的永泰葛岭镇赤壁村斗湖自然村,又名赤壁天池,海拔980米,是死火山口积雨所形成,属于环太平洋火山地带。它与大樟溪河段、赤壁峡谷、田头寮、赤壁温泉等景点共同组成“乐峰赤壁生态风景区”,它的南面为莆田大洋,北面为赤壁溪大峡谷,东面是福清后溪漂流景区,西面是连绵的群山,周遭还有云顶、乌后、鲤湖、对山等多个天池群星拱月,遥遥相望,如一颗颗璀灿的明珠镶嵌在青云山顶。

据驴友介绍,穿越斗湖天池有五条线路:

1、莆田大洋乡崇兴村,经林斜村到斗湖,此路线较长,前段岔路多,但好在线路比较明显;

2、福清一都镇后溪村,经过溪自然村到斗湖,山路比较陡峭,少部份路段不太明显;

3、永泰岭路乡七斗村,到斗湖,要走三天两夜;

4、永泰葛岭镇赤壁桥头,经坑里、黑龙关、土地仑、田头寮到斗湖;

5、永泰葛岭镇赤壁村,经赤壁主景区到斗湖,只是需要购买景区门票(35元/人,团购25元/人)。

按照“邀您去爬山俱乐部”的通知,我们走的就是第五条线路。早上7点15分,147人组成的大部队在福州广场集合,7点半分乘三辆大巴车准时出发,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长途奔袭,于8点45分到达永泰赤壁,买票后进入景区,考虑到穿越斗湖天池有难度,报名人员的素质又参差不齐,俱乐部临时决定兵分两队,一队由黄庚带领,约五十人(其中有我们一起报名的五位博友)留在赤壁景区观古渡石刻、双溪戏猴子、赏赤壁瀑布、云海龙脊走栈道,另一队由二锅带领,共九十六人(其中有我们一起报名的四位博友)徒步穿越天池,据说,有十二人因体力不支、难度太大于中途退出,其中就包括我们的一个博友。

9点半,我们穿过赤壁温泉景区,从一个堆满钢筋的垭口登山,因为领队交待我们必须在中午两点前下山,一怕迷路,二怕下雨,沿途又浓荫蔽日,杂草丛生,没有太多风景可观,脚下还滑得要命,我也收了相机,跟着第一梯队埋头苦走,只求能快点登顶。

斗湖天池的强度并不算太大,顶多就两个鼓山白云洞的路程,按俱乐部或网上的介绍,只要能连续登山六个小时的都可以参加,可问题是,近一段时间阴雨绵绵,峡谷中又终日不见阳光,沿途的石阶青苔密布,滑不溜脚,有的石头被踩得油滑锃亮,发着绿光,踩在上面提心吊胆,时不时可以听到队伍前的大声惊呼,显见是又有人不慎摔跤,我也连着摔了三次,每次都是连着几墩摔了个结结实实,幸好事不过三,也没有摔出什么后遗症。按俱乐部介绍,从垭口登顶,路程有12公里,要走四个小时,结果我们仅耗时两个半小时就于12点正成功登顶,按一小时走三公里计算,估计只有7公里多,并没有12公里那么远,可是从难度看,感觉是有走了十几公里。当大家看到视野开阔的大草场时,不禁大声欢呼,“海到天边天作岸,山为绝顶我为峰”,气势多么雄壮豪迈,有什么比战胜了艰难险阻后的快乐更大呢?

山顶有一处鲜为人知的小村落,名叫“斗湖村”,隶属于永泰县的葛岭乡,因地僻人稀,交通闭塞,游人罕至,整个村寨只有几间破旧不堪的瓦房散落其间,村落四周遍植大量的棕榈,牛羊正悠闲地轻吻着大地,俨然一幅自然和美的山村美景。村民不多,大部姓黄、姓官,是从莆田县城厢迁徙而来,距今有两百多年历史,会说莆田与福州方言。

村落上边,有一个方圆不足百米的小湖,因湖没有源头而靠地下水蓄积而成引起不少人的兴趣。斗湖的边上,就是一片绵延的大草场,俯看峡谷,远眺山恋,“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生动地呈现出一幅绝美的生态画卷。在草场边缘,我们还见到一队从福清一都登顶的长乐登山队的驴友,有几个曾和我们一起参加过4月初的百人“踩芒踏歌君山行”,听他们说,准备从莆田大洋下山,而我们,却因为俱乐部的无能组织,只能原路从赤壁景区返回,错过了更多的风景。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赤壁景区大门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三辆大巴车在景区大门前等候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驴友们挥动“邀您去爬山”的旗子,整装待发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大家准备合照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9点半,大队人马经过赤壁温泉景区,向山里进发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山上云遮雾罩,预示着山雨欲来风满楼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大家从一个堆满杂物的垭口进山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沿途杂草丛生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劈荆斫棘,勇往直前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贴着崖壁前进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难得一见的阳光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沿途要溯过许多溪涧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远望群山莽莽,万山肃穆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经过一处寨门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路面滑不溜脚,大家一步一个脚印,互相帮忙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埋头苦走,都顾不上拍照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可以看到山顶了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向山顶攀登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一览众山小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我们到了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高山草甸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天苍苍、野芒芒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斗湖天池大约有500多平方米,比云顶天池略小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天池是2200多万年前的火山遗存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难得一见的杉树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引进的缨花树种成园种植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大量的棕榈树给草场增添了生动的画面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斗湖自然村座落在山顶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村里住着黄姓、官姓的几户人家,古朴天然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村里没有通电,保持着古朴的民风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几间破旧不堪的瓦房散落其间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风吹草低见牛羊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蝴蝶为花碎,花却随风吹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在山上邂逅的长乐登山队,他们从福清一都上山,从莆田大洋下山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1点,我们原路返回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3点11分,徒步两小时零十一分,我们来到山脚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山脚处的赤壁温泉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下山后集中的廊桥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精疲力尽的驴友们坐在廊桥休息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赤壁宾馆背山面水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赤壁山庄松涛楼

难忘的永泰斗湖天池穿越 - 穆睦 - 穆睦-水西林的博客

 赤壁山庄赤壁楼

  评论这张
 
阅读(4373)| 评论(8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